草莓污app下载全集在线观看

维修虫的身躯滚圆,但行动很敏捷,他短小的双腿有强大的爆发力,支持他快速移动。

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王国,照明基本都依靠光蝇,当然也有发光的菌类,但那是在真菌湿地,圣巢的主体是城市一般的硬化区域,道路上负责照明的是路灯,而灯泡就是束缚着光蝇的透明水晶球。

遗忘十字路处于圣巢最接近地表的区域,四通八达,曾经王国鼎盛时期,虫子们往来如潮水一样,热闹非凡,但如今,十字路被遗忘了,那个十字路之上的,地表的小镇,也衰落了下去。

维修虫知道那个小镇的名字,德特茅斯,意为尘嘴,那里有许多建筑,那些小屋里曾经住满了虫子,如今却寥落不堪。

维修虫短暂而忙碌的生涯里,有无数次机会前去德特茅斯,但他都没那样做。天性柔弱的维修虫,在这个衰落的、缺乏秩序的王国,不能把自己暴露出来,有生命危险的。毕竟这已经不是白王统治的时期了,虫子们也不再和睦相处了。

维修虫没有经历过世道变迁的落差,因此他并不对此有所感慨,他只是做着分内的事,以前他的一切就是维修路灯、路牌、路标,或是去其他维修虫们的聚会里进行社交,然后暗恋某个体态优美的雌性……现在的生活有了很大的,不同。

维修虫在一处平台停下脚步,他的不远处有一些游荡躯壳,这些都是失去心智的虫子,它们很残忍,残忍是它们仅存的本能。

地下王国通风良好,阴冷而富含水分的气流吹拂过这残破的十字路,地表裂缝里到处钻出长草,随着风摆动,发着轻轻的摩擦声,这就是死寂的地下世界,为数不多的声音了。

前不久,维修虫就是在这样浓密的、生机勃勃的长草丛里,找到了一颗虫卵。

他的虫类本能很明确的告诉他,这是一颗维修虫的虫卵。

他把虫卵带回自己的小屋。

那一天,是他虫生的一个转折点。

听花语的小姑娘

明明只是多了一项事务,却有巨大的不同,生活的重心很大程度上偏移到照顾这颗虫卵上。

维修虫轻轻纵跃,脚尖从容在路灯上踏过,一路飞驰,从游荡躯壳的上方跳过。

他对鹿正康说,十字路上有很多骨钉,这是事实。

王国衰落后,无数战士试图探索这个崩坏的世界,他们或是怀着对财物的贪婪,或是渴望得到战斗的美好享受,或者是试图解开圣巢衰亡的隐秘。

他们从王国的四面八方,或是更遥远的未知之地来到圣巢,但许多都倒在了第一关,连十字路都没有走出。

他们有的体型巨大,留下的骨钉自然也是巨大,有的十分娇小,留下的骨钉也轻便小巧,不过这不是绝对,有的强大战士,能以纤细的躯体挥舞巨大的骨钉,攻势铺天盖地,防御滴水不漏。

维修虫没有耽搁,捡拾了三把骨钉就往家赶去。

在十字路这么多年,维修虫的小心谨慎保证了他存活的游刃有余,他很清楚,虫们都有各自的游荡范围,只要避开那些危险地带,他就会很安。

唯一会四处出没的,只有一类虫,那就是战士。

维修虫没想到自己回家的路上会遇到一个战士。

他很不喜欢战士,因为他们往往有着叛逆的性格,很多时候他们会百无聊赖的挥舞骨钉,砍断路灯路标,给维修虫增加工作量。

但这次的战士不一样。

维修虫躲在暗处,看着一只身披斗篷的奇怪虫子走在路上,他很不同,体型较小,带着骨白色的面具,让人看不出其真面目,硕大的头盔一般的面具,完把他的脑袋包拢,只露出两个漆黑的圆孔,面具有三支弯曲的犄角,但不对称,长的两支长在偏左处,短的一支长在偏右处,而最左边的角要长于右边许多,如同斜飞的发髻。

他的脚步不紧不慢,看着也很可爱,没有威慑力。

维修虫放心下来,等这位不同寻常的战士走过,他才从暗处钻出,继续赶路。

他轻松远去,不曾看到,那位战士已经转过身来,空洞的眼眸望着维修虫消失之暗处。。

空洞骑士没有多余的好奇心,他回头继续上路,不再关注这个暗中的窥探者。

他打算去安息之地。

……

维修虫回到家,把带来的骨钉倚在墙边,这三把骨钉从小到大,小的不到维修虫体型的一半,大的比维修虫长一倍,都是纤细修长的类型,并不沉重。

鹿正康轻轻一跳,从床上下来,摇摇晃晃的走到维修虫身边。

他伸出虫肢,轻轻抚摸着骨钉,感受其每一寸细节。

维修虫又开始唠叨,他提到了方才看见的那只古怪的虫,鹿正康原本漫不经心的听着,此时也打起精神。

戴着面具,穿着斗篷,背着骨钉,而且眼孔漆黑深邃,这些特质让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空洞骑士。

但应当不是游戏主角,主角的犄角是对称的,这位应该是主角的某个同类。

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信息。

难道是残破容器?

鹿正康心不在焉地想着,容器们顺应召唤陆陆续续回到圣巢,终有一位,会完成使命,将辐光再次打败,让被感染的虫子们重新回归理智,让圣巢再次繁荣……至于失败的,自然是坠入深渊。

现在想这些还有的太早,鹿正康明白,想要生存,他还需要更多努力。

毕竟他可是一只志在天下的虫,而游历圣巢需要的就是实力!

充满干劲的鹿正康毅然跑到床上开始做梦。

梦境角斗场开赛啦!

……

分意识一旦诞生,就会保持其存在,再次分裂依然还是那几个分意识。

分裂意识的精力消耗会随着休息而回复,速度也不慢,平均每次睡眠都有能力再次分裂,但鹿正康知道这是有上限的。

分裂意识消耗的不止有精力,还有记忆和想象力,这些是构建独立人格意识的关键,而以鹿正康的阅历,他觉得自己分裂意识的数量不会超过一百个。

绰绰有余。

今晚的梦境里,六位分意识混战厮杀,总意识坐在高高的王座上观察着几位斗士的行为。

斗士的种类就三种,剑盾手,双持剑士,重剑士,剑已经换成骨钉,那么可以称为盾钉手,双钉战士,巨钉士。

有些违和,但鹿正康念叨了几次,反而意外带感。

原作里的小骑士,就单手持钉,靠简单的挥砍克敌制胜,想做到这点,需要的是对战斗节奏的严格把控,灵活的步伐,一丝不苟绝不犯错的砍击,就像一个精密的杀戮机器一般,这就是小骑士屡战屡胜的原因。

鹿正康在梦中苦练剑术,同时也在准备醒来后,开始锻炼。

战士的征程,开始第一步了。

Tagged